A股神兽红黑榜:牧原猪被“催肥”,獐子贝“死守”

2019年,对于那些生活在A股“森林”中的“动物们”来说,五味杂陈。

这是收获的季节。

猪肉价格提升让生猪养殖公司牧原股份(002714.SZ)一飞冲天,股价年内上涨4倍,创始人家族更是在内地企业家财富榜上“反杀”王健林和雷? _ # } ] : n c军等一众S _ @大佬,由去年的第68位跃升至第9位,成为许家印后第二个进入榜单前十的河南籍富豪。依靠牧原猪,公司u \ c m ] i $ J高管们在年内的减持金额更是超过50亿元。

这是迷茫的季节。

獐子岛(002069.SZ)的扇贝在年Q w \ k `底又“消失”了,这是它们继2014年和2018年后的第三次意外死亡。獐子贝“宁死不屈”,高管却在期间减持,其中董事长吴厚刚减持额过亿。实际上,证监会在今年年中才刚刚对前次扇贝死亡事件做出处罚决定:因信批违规和涉嫌财务造假,包括獐子岛董事长在内的涉事人员被禁入证券市场。“涉嫌”二字,结合扇贝再度死亡,让剧情更加悬疑。

这还是奔放& , p 0 9的季节。

3年前四+ U K : I ?川双H ` ! w V z马(000935.SZ)连续37个交易日19个涨停板,成为史上*妖股之一;今年,奥马电器(002668.SZ)将当初14亿元从大股东手中收购的互联网金融资产,以2元“白菜价”卖还给了大股东,“+ O $脱缰野马”的资本运作在1 / L d 7 ! . $互金政策收紧下“马失前蹄”。

全聚德的鸭,七匹狼的“装”,还有那躲不掉的“黑天鹅”与“牛熊”,和人类社会一样,A股“动物世界”里,本没有新鲜事儿。

河南新首富碾压雷军王健林

“你们今年养猪赚F 3 h N ) l q P /了多少钱?”年底的中国企` _ 3 ) Q I D业*峰会上,王石问新希望(000876.SZ)董n \ , { o事长刘永好。

“我们今年的效益不错,请你吃饭一点问题没( 2 6有,吃猪肉。”刘永好笑答。

2019年A股最有“钱途”动物,无疑是“二师兄”。随着猪价年内大涨,养猪上市公司纷纷爆发,新希望市值由年初的300亿上升至800亿B _ M X +,温氏股份(3004986 [ ~ b q ; K U.SZ)最高涨幅70%,而其中风头最劲的,当属牧原股份——其股价由年初的28元/股扶摇而上,在10月底一度超过100元/股,十个月上涨4倍,市值超过2100亿元。

这波行情,也让牧原股份创始人、向来低调隐秘的河南“猪倌”秦英林出现在公众视野。在11月最新公布的福布斯内地富豪榜上,秦英林家族以1174亿元财富值跃居第9位,反超了包括王健林(884亿)、孙宏斌F @ & f y {(707亿)、雷军(615亿)、张近东(587亿)和张一鸣(1146亿)等在内的来自互联网、地产和零售行业的大佬,刷新了河南本土企业家在福布斯的最高= & h 0排名,取代天瑞集团李留法成为新任河南首富。

去年,秦英林家族还仅以245亿元排名第m a . d $ , J ! I68位。

在这轮猪价起飞前,关于秦英林的公开报道并不多见,只知道,农村出身的他17岁q ; 8 8 & Q j w }便因家中仅有的20头猪死于瘟疫而开始钻研养殖,毕业于河南农业大学畜牧专业;同时,秦英林还是“92派”一员。招股说明书显示,现年54岁的秦英林于1992年辞去国企工作,与毕业于郑州牧工高专兽医专业的妻子钱瑛回到老家河南内乡,“下海”创立牧原,从22头生猪起家,用了22年时间,于2014年以60亿元估值在A股完成IPO。2D [ U017年,秦英S \ R z { Z P林曾将6g 8 J Z % 2 `0辆奔驰轿车作为福利发放给员工。

牧原` 2 n U股份在2019年不仅实践了“养猪致富”,而且证明了与资本合璧还可以“巨富”。同在财富榜上表现相近的是,牧原股份# n L z 7 t B在今年A股减持榜上也高居前五。

12月10日,牧原股份公告表示,公司*期员工持股计划全部出售完毕。该计划于2015年底推出x 0 y,彼时以30.42元/股的认购价共发行2235万d J \股股份,锁定期至2018年年底。201C D p9年年初开始,已经解锁并经两次~ i d 7 5 1 H高送转变为8047万股的持股计划开始减持6 t L。根据choice数据,以牧原今年60元/股均价计算,这份当年6.8亿元的投资保守估计变现53亿元,三年多时间增长7倍。

秦英林带动了家族和乡亲的共同富裕,u o 6 u p a % [但其/ G h本人的减持却遭遇“血亏”。2016 年,秦英林夫妇全+ E I F z a ?资持6 I [ h ( : I ?有的牧原股份第二大股东牧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,以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发行可转债,该笔可转债在今年完成换股7674万, v m股。按照约定,“债主们”的行权价仅为13元/股左右,秦英林夫妇被动套现10亿元。该笔股份按照今年股价,对应市值可达50亿元。

“疯狂”周期催肥牧原猪

实际上,牧原股份在今年一季度净利润还处于-5.4亿、同比下降500%的巨亏状态,而从2014年到2018年,其有两个财年净利润同比降幅超过70%。作为典型的周期性行业,猪肉股并不总是如此“值钱”。

猪周期”通常为三到四年。根据牧原股份招股说明书,我国生猪养= % 1 h ^ ^ C殖行业集中度较低,例如在2011年50头以下养殖户就达到5500万,U i } 2 U I每户数量变动一头,总供给量就会产生10%波动。当猪价高企时,养猪积极性增加,但从繁殖种猪到商品猪最终出栏,需要1年半左右时间,滞后性导致新增产能落地时,市场已经供过于求,猪价随之在又一个1年半时间里持续下跌,最终大批农户退出市场、供给减少,猪肉价格再次上升,形成周期。

上一k S – l o l轮猪周期的高点出现在2016年,前后两个低点分别为2014年t Z & B O和2018年,这两年也正是牧原股份业绩的低谷时期,净X B k利润分别仅为4900万元和4.6亿元,而中间三年(2015-2017年)猪价上升期,净利润分别达到了5.7亿元、23亿元和24亿元。

疫病作为偶发因素,也对“猪周期”产生影响。去年上半年,猪价从低点开始新一轮周期增长,但8月份猪瘟的发生打破了节奏,并在今年疫O i v + v D 1 i &情稳定后最终加剧了供需关系的紧张和猪价上升周期的恢复。

按照刘永好的说法,今年10月份,国内生猪存栏量已经只有往年的40%。这直接催生# \ _ e L }了业绩,财报显示,今年二季度和三季度,牧原股份单季度净利润分别达到3.9亿元和15Y 3 o b c ; }.4亿元,o x c Q m ) : E三季度同比和环比分别增长260%和300%。

实际上,猪肉价格波动属于一种相对正常的行业现象,而为了减小波动,国家p z ^ C a g U一直在通过政策补贴、扶持规模化养殖、投放储备猪肉、防灾防疫和加强流通渠道管理等多项举措规范市场、稳定猪价。

根据国盛证券研报,2007年我国生猪年出栏量在1-L H 6 2 i [49头的养殖比重为48.70%,2015年下降为27.5%;出栏500头以上的规模养殖比重从2007年的26%上升至 2015 年的 43.2%。2016年,农业部发布《全国生猪生\ . A I `产发展规划(2016-2020年)》1 . a D Q o l : _\ + ( e T * U eN Y = U A A T确提出了2020年出栏500头以上的规模养殖比例要从 2014 年的42%提升至52%。

财报显示,全产业链自营的牧原股份生猪出栏量由2014年的186万Z ) 9 3 ^ (头上升至2018年的11x z . d O % @ 300万头= r !,市场占有率从0.25%提升至1.59%。而“公司+农户”模式的温氏股份市占率为3.Z 7 E $2%,前10大猪企} S \市场份额由2017年的5%左右提升至8.6%。随着行业集中度提升,起伏不定的“猪周期”有望被改变。

对于行业集中度和“猪周期”的变化,牧原股份对《棱镜F n , a H . t ;》表示,因为非洲猪瘟影响,目前行业供需缺口较大,对技术和资金上拥有优势的大型企业来说确实增加了机遇,而以往“猪周期”经验在目前特定环境下不适用。

在年末猪肉价格企稳并预期回落后,资本市场上持续半年的“猪疯狂”也告一段落。10月底,股价进入*的牧原股I 1 2 G ] y K ? \份开始进入下行趋势,一个2 N O \多月时间股价跌至80元/股,下降了20%。

獐子贝在“死守”,股东们在J M 7 P减持

如果说“牧原猪”在2019年登上了A股l K x ` 7 5 O ^“红榜”,那么“獐子贝”则再次因为“我命不由己”登上了“黑5 : |榜”。

11月,獐子岛扇贝再度“消失”,其表示在秋季抽测中发现,2017年和2018年存量底播的9 k $ ^ .虾夷扇贝出现亩产大幅下降的情况,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,预计将计提存货准备2.8亿元,占该笔扇贝存货账面价值的90%。

这已是獐子贝第三次非正常死亡。2014年,u 7 ( }獐子岛因为扇贝遭遇冷水团“跑路”首次计提存货减值2.8亿元,而在2018年扇贝又因为营养不足“饿死”,再度计提减值6000万元。实际上,在本次扇贝减产前,证监会= # F E 7 w u = 8刚刚公布针对前次事件的调查和处罚结果。

S y Y P b监会在7月公布的处罚C ~ k v e I书显示,根据第三方提供的捕捞轨迹图,` K 7 + Y d R獐子岛2018年9 ) y k j $的减值海域中,2015 年和2016 年底播虾夷贝分别有 6.38 万亩、0.13 万亩已在以往年度采捕,致使虚增资产减值损失 1111万元,占减值金额的 18.29%。最终,包括董事长吴厚刚在内的相关涉事人e $ A员,以信披违规和涉嫌财务造假为由被采+ Y Y / \ +取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的措施。

“涉嫌”二字,让最为核心的獐子岛究竟是否造假问题,显得更加扑朔迷; H A | [ u #离。断定扇贝是人为造假还是自然死亡,已经超出了监管部门的能力范围。

扇贝第三次折戟后,大连市农业农村局曾于11月16日组织专家调查组进入涉事海域,11月18日,其对外表示调查结果已上报,扇贝死亡确有其事,死亡原因复杂,需要进一步研究。但详细调查结果至今尚未公布。

獐子岛前身为1992年成立的集体所有制企业大连獐子岛渔业_ . ? / R u F总公司,股东为长海县獐子岛镇人民政府和附近三个海岛上的村民委N w # K i x m 5员会,2006年A股上市,镇长吴厚刚出任P v A – y : g董事长并持有上市公司7.5%股份。

虾夷扇贝曾经是獐子岛的主打产品。招股说明书显示,其拥有了这种以日本虾夷族命名的扇贝的底播技术,即将贝苗投入到大海中让其自然生长,从播种到收获的l [ T v s p o N周期在3年左右。相对于浮筏养殖,底播扇贝附加值更高且不受季节影响,同时并不存y + R c在“出逃”可能,因为虾] J p ` f n X A c夷扇贝终身移动范围不会超过25米。虾夷扇贝底播技术,被獐子岛称为是自己最主要的优势之? d 5 | * h w C一。

2009年和2010年是獐子岛的*,净利润增速分别达到65%和105%,股价创造了2年& E 4 ~ F u ) P10倍的z q # m Q E ]“奇迹”。根R [ S H 9 U据财报,2014年之前,虾夷$ g , !扇贝占到獐子岛利润构成70%m u . G C左右,而后出现断崖式下跌,2018年已经下降至15%。

五年三次出现r I b / l m 2 { g扇贝死亡,而如果把时间维度拉长,獐子岛从2011年至今,底播的虾夷扇贝几乎全部出现过问题。

与“宁死q K O + A z 2 A不逃”的扇贝相比,獐子岛股东高管则在同一时间通过二级市场密集减持。根据Choicc K 4 e j t H Ie数据,2014年之前,獐子岛极少发生重要股W ] 4 8 + A 5 e东减持事件。2016年6月,獐子岛大股东、由獐子岛镇人民政府控股的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分两次减持4700万股,参考市值4.2亿元;同年9月和10月,董事长吴厚刚又分两次减持1000万股,参考市值1.1亿元;而在2017年12月,獐子岛高管和员工参与的“和岛一号”资管计划分四次减持200万股,参考市值1600万元。

这些减持股份总共占所有流通股不到n t O ,9%的股份,在扇贝第二次死亡前套现5.4亿元。而截至最新股价,獐子岛目前总市值不过19亿元B \ ) y f b M i

奥马电器互金跨界闹剧

在A股动( & $ f .物王国的奇葩故事里,不仅有田. 5 K 8 j间生猪和海游扇贝,也从来不会缺少狂奔突进的“– d , O野马”。

2016年,IDG的入主,让e – i ! ) &股价长期萎靡的水泥公司四川双马(000935.SZ)连续37个交易] B : f [日19次涨停,一骑绝尘;今年,冰箱制造商奥马电器则因为互金沦为了“笑话”。

12月16日,奥马电器公告表示,其准备将总共花费14亿元v W ! T Z w S收购的全资子公司“中融金”出售给实际控制人赵国栋,价格为人民币2元。

这起巨额} \ U L E 9 T u差价的转让始于2015年10月。彼时,互联网金融生机勃勃,奥马电器以6.1亿n t . ( N ( v 5元现金收购自然人赵国栋所持有的“中融金”公司51%股G 4 Z b权,同时,赵国栋以12亿元购买原股东股份。变/ s K相借壳后,赵国栋成为奥马电器新实控人,上市公司也从电冰箱跨界互金。

} 3 ,融金在2015年和2016年完成了总共2亿元的净利润业绩承诺,于是2017年5月,奥马电器再次以v V l ? @ g ) x现金7.8亿元,从大股东赵国栋手中收购中融金剩余49%股权,并在同年2月,通过定增方式募资19亿元建设互金项目。这起定增中,有8.8: 5 { \ – y亿元由赵国栋控制的融通众金认购。又是一轮资本运作后,中融金成为奥马电器全资子公司。

互金在此后的命运不用赘言,根据“2元”公告,因为金融政策和行业环境变化,2017年仍然能完成2.4亿元业绩& 5 ^承诺的中融金如今已经烂账I Z ~ C一片,截至今年三季度,其净资产为-5.8亿元、应收款13& o + { –.5亿;同时,因与渤海银行业务纠纷,中融金股份还被冻结。正是8 @ p这样的背景下,赵国栋以2元的1 S Y + {象征价格将中融金回收。

2018年,中融金巨亏8.5亿元,根据业绩补偿协议,赵国栋将按照当时49%股权7.8亿元对价为封顶进行业绩补偿,奥马股份有4.7亿元转让款未支付,赵国栋需要补回3.1亿元现金;而2015年的5 ] P \ # ) z w6.1亿元51%股权,由于完成了业绩承诺,并未被提及。

换句话说,奥马电器用6.1^ W w p f @亿元买到了中融金在2015年至2017年带来的总共4.6亿元账面净利润和2018年8.5亿元的账面亏损,而上市公司表示,能够最终追回赵国栋补偿金存在重大不确定性;赵国栋则通过转让和定增总共花费20亿元成为奥马股份实控人,同c – $ ~时在2015年收获6亿元对价。

谁来为奥马电器这笔历时4f b p年的“闹剧”买单?a e W Z ( 4 ` } R

根据此前收购和定增公告,赵国栋资金来源多为自筹,但具体出处并未说明。同时,中融金旗9 p p 1 Z 6 D D下多个产品从事网络借贷业务,谁是真正的“割肉者”不得而知。但v \ } #可以肯定的是,A股的动物丛林中,从来不会缺少“猎人”。

声明: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或会员发布,网站只作为信息发布平台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本站不承担任何图片、内容、观点等内容版权问题,如对内容有歧义,可第一时间联系本站管理员,经核实后我们\ – f会第一时间删除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5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

    暂无评论内容